儿童消化问题和母体营养

皇家菲仕兰营养学苑学术会议报告

2018年3月10日-11日, 皇家菲仕兰营养学苑联合马来西亚妇产科学会(OGSM)在吉隆坡(马来西亚)举办了一场学术会议,邀请了多学科的专家分享有关儿童消化问题和母体营养的科学洞察。

 

开幕式后,副教授Hamid博士深入介绍了低升糖指数(GI)的膳食对孕期增重和成人糖尿病的作用。Hamid博士解释到,高GI食物吸收快,这将导致进餐后空腹感来得快。低GI(=<55)食物包括脱脂奶、印度米、蔬菜、扁豆、意大利面、全谷面包,而高GI(>70)食物包括白面包、香米、南瓜和加工食品如饼干、蛋糕等。Kaur 等人(Kaur et al., (2015))设计了一项随机对照交叉开放研究,对象为11名中国年轻成人。结果显示对健康男性,低GI的早餐和下午茶能够减弱24小时血糖谱、控制血糖波动和减少食物摄入。

监测母体健康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2010年全球非传染性疾病状况报告( WHO global status report on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2010),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地区的肥胖发生率最高,成人女性接近18%,成人男性接近10%。Hamid博士认为孕前高体质指数(BMI)是造成肥胖婴儿的一个因素。由153对马来西亚父母组成的孕期队列研究发现 (Zalbahar et al., 2016), 母亲BMI与婴儿在生命最初12个月内生长和身体成分有显著相关性。这种相关性独立于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但部分可用母亲的生活方式如孕期饮食和运动作出解释。Hamid博士强调:这个研究发现的重点,是在马来西亚人群中监测母亲的体重状态特别是孕前和孕期体重,以及监测子代生命早期状态是很重要的。

干预

Hamid博士参与的一项为期6个月的干预项目分为三组:分别称为代餐结合运动组、减少食物份量结合运动组和对照组。低GI食物提供给代餐结合运动组。结果显示代餐结合运动组效果最显著:体重减轻(-3.4kg)、BMI(-4.33kg/kg)和腰围(-4.33cm)改善。

关于低GI饮食对患有妊娠糖尿病(GDM)患者的好处,许多研究显示,与对照组相比,低GI饮食与更少的胰岛素使用频率和低出生体重儿相关 (Viana et al., 2014)。孕早期低GI饮食干预对孕期增重也有积极的影响 (McGowan et al., 2013)。此外,选择低GI食物替代传统的或高GI食物可以轻微降低糖化血红蛋白(HbA1c)水平,约减少0.43%,HbA1C的轻微降低对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是有临床实际意义的(Brand-Miller and Hayne 2003)。根据Hamid博士的观点,应该鼓励有孕期增重或妊娠糖尿病高危风险的妇女在每日膳食中多摄入低GI食物。

婴儿和幼童的胃肠道问题

儿童哭闹可能有很多原因,如不适、疼痛和饥饿。但如果哭闹没有明显诱因时,就可能是一个问题,必须查找潜在的原因。如婴儿肠绞痛,是用“三个3原则”来定义的:每天哭闹超过3小时,每周超过3天,至少持续3周。一般来说,随着婴儿长大哭闹也会增多。医学专业人士能够预判并教育父母、给他们解释儿童哭闹的自然发展过程,并让他们确信如果没有潜在的疾病原因最终哭闹是会停止的。Ronald制定的紫色字母原则(PURPLE acronym),是一个很实用的工具,可用来知会和教育父母。

Lee教授分享了在临床实践中如何评估和治疗婴儿儿童常见的胃肠道(GI)问题,这些信息有用且具有实操性,涉及婴儿肠绞痛、胃食管反流病(GERD)、复发性腹痛和便秘。

孕期营养和儿童发育

Premitha博士认为不是所有胎儿的结局都是由基因决定的。既有基因和遗传因素,同时也受环境变化的影响,包括儿童早期的经历和社会关系。外源性因素如母亲的健康、胎盘的功能、压力、母亲的生活方式和营养状况,都可能影响胎儿DNA的遗传表达。Barker出版的“胎儿编程”假说,假设了胎儿和婴儿期的健康–由母亲的营养和出生后婴儿所暴露的各种因素决定–决定着生命后期的健康和疾病。英国的一项研究使用了在1707到1924年(Barker et al., 1993)年间出生婴儿的数据,发现低出生体重与中年后心脏健康之间有意想不到的关联。同样荷兰饥饿研究,数据来自于二战期间“饥荒冬天”,发现饥荒期间出生的儿童在成人期会有更多的疾病问题(Ravellit et al., 1976Ravelli et al., 1998)。这些数据显示孕期母亲的状况可能是日后健康的机会窗口。健康的生活方式和均衡饮食对孕期是很重要的。下图是孕前、孕期和哺乳期最重要营养素概述

妊娠糖尿病筛查和诊断

Dato Zainul教授报告了最新的GDM高危因素筛查方法,包括采取传统方法和持续监测。目前诊断GDM的方法是改良的口服葡萄糖耐量试验(MOGTT)。筛查诊断GDM和有效的治疗,不仅预防母体和围产期健康的负面结局,还能预防母亲和子代今后发生糖尿病的风险。最后他也分享了他的观点:医生必须根据自己的临床判断作为最主要的指引来检测GDM是否控制良好,而不是单纯依赖检测指标来判断。

会议议程

Assoc. Prof Dr. Hamid Jan Bin Jan Mohamed  副教授介绍

  • 医学实验室学位, 营养和公共健康学士学位,营养学硕士,营养博士,
  • 副教授
  • 马来西亚Sains大学

 

Maternal Nutrition and Digestive Issues in Paediatric Age Group 4
Dato’ Dr. Zainul Rashid Mohd Razi 教授

  • MD (UKM), MOG (UKM), MRCOG (London), DM (Nottingham), FICS (USA), FRCOG (London)
  • 妇产科顾问
  • 马来西亚Kebangsaan大学专科中心

 

Maternal Nutrition and Digestive Issues in Paediatric Age Group 9
Professor Dr. Lee Way Seah

  • MBBS (UM), MD (UM), AM (Mal), MRCP (UK), FRCP (Edin), FRCPCH
  • 儿科胃肠和肝病学家
  • 马来西亚大学专科中心

 

 

Maternal Nutrition and Digestive Issues in Paediatric Age Group 5
Premitha Damodaran 博士

  • MBBS, MMed (O&G) (UM)
  • 妇产科顾问
  • 吉隆坡 Pantai医院

 

 

Maternal Nutrition and Digestive Issues in Paediatric Age Group 6
Raja Eileen Soraya Binti Raja Aman 女士

  • Bachelor Of Law (Hons.) (Lon)
  • 副主席
  • 马来西亚法医协会

 

 Maternal Nutrition and Digestive Issues in Paediatric Age Group 10